記者採訪被打骨折 追蹤
  尋找神秘
  施暴男子
  線索1
  警方正在收集該公司當日值班人員信息,希望能通過比對突出嫌疑人。據受傷記者稱,施暴男子頭戴白色安全帽,安全帽上寫著“ 美特幕牆”
  線索2
  羅娛的同事實地走訪發現,施暴男子逃跑方向有5個監控攝像頭,很可能拍下施暴男子的外貌及體徵。派出所一負責人稱,立即派民警去截取監控視頻。
  5月11日中午,在大慈寺附近一家工地採訪時,成都電視臺第二頻道記者羅娛顳骨關節面塌陷性骨折,羅娛稱這是採訪時遭工地工作人員毆打所致,施暴的工作人員安全帽上印著“美特幕牆”四個字。
  昨日下午,成都商報記者從合江亭派出所獲悉,派出所已對此事立案調查,正在收集涉事公司當天值班人員信息,希望通過比對突出嫌疑人,然後再視羅娛傷情,為案件定性。
  記者回訪:
  吊車老闆拍照也被呵斥
  事發當天,成都商報記者也接到了羅娛接到的那條新聞線索———市民李先生報料稱,東風路大慈寺的古建築正在維修,施工的弔臂車砸到正在維修的建築上。羅娛與報料人取得聯繫後,迅速趕到事發現場。
  11日中午12時許,成都商報記者也趕到現場,一輛黃色吊車向左側翻,弔臂倒向一棟正在打圍施工的仿古建築物上。吊車車身及駕駛艙沒有明顯受損痕跡。據現場工人稱,此事沒有造成人員傷亡。
  但是工地安全員昨日對電視臺記者稱,事故肯定是人為造成的。還隱晦地表示,工地出了這樣的事,作為當事方不願讓媒體曝光,怕影響到公司的形象。或許這就是為何記者在表露身份之後,遭到暴力對待的原因。
  當時,側翻吊車四周已被拉起警戒線,工地工作人員禁止他人靠近。期間,有兩名男子上前拍照,立即有工作人員大聲呵斥,得知對方是吊車老闆後方纔作罷。
  巡警到場後,一名男性工地工作人員稱,對記者被打一事不太清楚,並聲稱自己的保安被打。“我的保安是我安排在這裡負責,我跟他們交代,不能有人拍照,他(記者)來拍照。”當巡警詢問,記者拍照後他們是怎麼做的,男子稱“這不是我的事,我的事就是管我的保安,我只解決他打我保安的事。”
  被打記者:
  希望施暴者主動站出來道歉
  據電視臺視頻,事發當天,當事公司一負責人隋女士曾趕到醫院,“代表公司”向被打記者羅娛“致以誠摯的歉意”。但一天后,該公司從上海派來的管理人員卻稱,這件事是施暴者的個人行為,公司不應為此負責。事發第三天,隋女士又稱:“沒法確認是不是我們公司的人打的,有人說他(羅娛)是自己撞的。”
  羅娛本來提出的和解要求是,“施暴者賠禮道歉,並且負擔所有費用。”對於施暴者的身份,美特幕牆有限公司的屢屢改口,引發羅娛所在節目組的極度不滿。該節目組製片人王承春說:“我們希望他(施暴者)能主動站出來,得到羅娛諒解。而在現在這種情況下,我們不排除走法律程序。”
  警方調查:
  正在收集當天值班人員信息
  昨日下午,成都商報記者從合江亭派出所獲悉,針對此事派出所高度重視,並立即立案調查。派出所一名負責人介紹,雖然羅娛指認施暴者頭戴印有“美特幕牆”字樣的安全帽,但該公司對嫌疑人身份的回答很閃爍,目前仍不能確定嫌疑人身份。為了突出嫌疑人身份,目前警方正在收集該公司當日值班人員信息,希望能通過比對突出嫌疑人。至於案子如何定性,則要等權威機構對羅娛的傷情做過鑒定之後,才能有結果。
  與羅娛同去採訪的同事向派出所提供線索說,經他實地走訪,發現在施暴男子逃跑方向有5個監控攝像頭,這5個攝像頭很可能拍下施暴男子的外貌及體徵。派出所該負責人回應稱,這幾個攝像頭是施工單位安設,會立即派民警去截取監控視頻。“我們正在全力偵破此案,希望能依法儘快達成圓滿解決。”該負責人說。
  成都商報記者 唐奇 張漫 攝影記者 劉海韻
  施暴者是個人行為,
  公司不用擔責?
  律師:若記者所述屬實
  美特幕牆要承擔責任
  該公司管理人員曾稱,這件事是施暴者的個人行為,公司不應該為此負責。那麼,該公司是否真的不用擔責?泰和泰律師事務所律師馬鈴有不同看法。他認為,如果事件與記者所述一致,美特幕牆公司應承擔賠償責任。當時施暴者主觀態是制止記者對公司的負面報道,並實施了相應的暴力阻止行為,其行為指向和目的符合公司“利益”,因此施暴者主觀和客觀方面均符合職務行為的特點。根據侵權責任法規定,美特幕牆公司應為施暴者的行為承擔責任。
  如果施暴者不是美特幕牆公司員工,在事發地點屬於美特幕牆公司施工範圍,且有其工作人員維持現場秩序的情況下,美特幕牆公司應對事發地點人員安全承擔一定的安保義務。所以,即使施暴者不是該公司員工,美特幕牆公司仍應承擔一定的賠償責任。  (原標題:打記者男子逃跑時 5個攝像頭對準他)
創作者介紹

鍾嘉欣

yv98yvnfq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